雀巢、美赞臣、雅培、惠氏等奶粉商通过医疗行业来进行非法牟利?

“一声啼哭昭天下,二人转变成三人”,孩子都是全家的掌上明珠,平时都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在婴儿的吃食上,更是受到大家的重视,众所周知的婴儿口粮就是母乳以及奶粉。

而母乳作为最天然的婴儿口粮,经过研究显示可以增强婴儿免疫力,提升智力,减少婴儿期肥胖,以及降低生病率。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婴儿在6个月内应该完全使用母乳喂养,不食用其他东西,简单来说就是仅食用母乳。不过可以适当的辅以维生素、矿物质以及药物来增强婴儿体质。

随着配方奶粉政策的出台,有不少通过注册的奶粉商开始借此机会趁机牟利。2月27日英国卫报联合救助儿童会(下称:救助儿童会)发布最新的调查结果称,在菲律宾的贫困地区,雀巢、美赞臣、雅培、惠氏(归属于雀巢)等4家乳企巨头在当地的理疗社区频频出入。贿赂医护人员,为其提供会议出行买单、以及娱乐项目等,而得到好处的医护人员也不言而喻的在医院卖力的推销它们旗下的配方奶粉,并忽悠这些没有什么文化的新生父母称奶粉中的成分是新生婴儿的“必要营养剂”。

当然除了这些天花乱坠的夸大宣传外,为了销量,这些乳企还经过医生的手给足了产妇优惠,有些小气的乳企给的是喂奶瓶、伞等,有些大气的乳企直接给配方乳粉的试用装。

由于在贫困地区,这些乳企有时还会像救世主般的请产妇们去吃一顿豪华大餐,接二连三的糖衣炮弹般的攻击,使产妇们对其卸下心防,而信息的局限性,更是让这些产妇们认为配方奶粉比母乳还要有营养,还要健康。

因为贫困,这些产妇将希望都寄托于孩子身上,所以不惜花高价去购买奶粉。24岁的杰西卡为了让2岁的孩子吃的好,每月要花掉2000菲律宾比索(约合242人民币)去购买雀巢奶粉,而她一个月的开销也最多只有800菲律宾比索(约合97人民币)。

可是即使这样,由于收支不平衡,导致营养不良的杰西卡奶水早就断了,而家中不堪入目的环境,使得奶瓶得不到良好的清洁,为这杰西卡的孩子已经因拉肚子住进医院三次了。

可是例如杰西卡这样的家庭在菲律宾比比皆是,由于生于贫困地区,人们文化水平以及信息传播不到位,使他们异常相信医护人员所说的话。

其实自1981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已发布《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明确表明不得向母亲免费提供代乳品样品;禁止在卫生保健机构中推销这些产品;禁止乳企向卫生保健工作者赠送礼品或样品。

而从救助儿童会披露的事件来看,雀巢、美赞臣、雅培、惠氏均违反了《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的规定。对此雀巢、雅培与美赞臣纷纷否认该指控,并称所有商业行为都是合法的,另外雀巢还对不履行法律义务和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指控表示强烈反对。

对此,这四家乳企与世界卫生组织背道而驰,无论是钻法律空子,还是在为自己洗白。不可否认的是雀巢、美赞臣、雅培、惠氏串通医护人员利用产妇的信任对其进行连环性的洗脑式宣传确实产生了效果。

使产妇们产生配方奶粉比母乳更好的观念,但其实母乳富含50%的脂肪,除了给宝宝身体提供热量外,在脑部发育所需脂肪上也可以满足,而母乳中钙与磷可以帮助宝宝身体发育,免疫蛋白球可以预防以及防止婴儿感染和慢性病的发生,比非得因子和寡糖可以抑制肠道病菌增生和帮助消化。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母乳喂养时的亲密接触,可以让孩子感受到家人之间的关怀,利于心智发育。

另外根据调查,其实这并不是雅培第一次像消费者进行虚假宣传了,早在2013年在中国境内就发生了一起类似事件。2月28日,一家名为“拯救儿童”的慈善机构发布《母乳——婴幼儿无与伦比的“超级食品”》报告称达能、惠氏、雅培、雀巢、澳优和贝因美等奶粉企业违反行业准则,宣扬6个月以下婴儿使用母乳代替品。

根据这份报告显示有40%的产妇曾收到过配方奶粉样品。此事一出,有不少媒纷纷跟踪采访,发现产妇中有大部分都曾在医院收到过奶粉厂商的新品及促销信息,甚至于奶粉样品,采访涉及品牌商为惠氏、雀巢、多美滋和雅培等,很大部分是来源于洋品牌。

但我国也早在1995年由卫生部等相关部门颁布并实施的《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不但“禁止发布母乳代用品广告”,且“医疗卫生保健机构应抵制母乳代用品生产者和销售者在本部门、本单位所做的各种形式的推销宣传。不得在机构内张贴母乳代用品产品的广告或发放有关资料;不得展示、推销和代售产品。”

由此看来,乳粉行业还存在着一些“灰色地带”,而进口品牌成为了元凶,多次进口品牌出事,也让我们不再一叶障目,究其原因是否是因为“进口品牌”自2008年那场乳粉灾难后成为了质量的代名词,加上国外也一直被誉为有文化,有先进技术的发达国家,让我们对此产生了虚荣心,盲目的去相信它们反而忽略了它们的真实品质以及所作所为。

对此,母婴民间育儿专家柳志林表示:我们不想用阴谋论去揣测洋奶粉,但他们所做的一切又不得不让我们相信阴谋论的存在。多美滋在天津贿赂医务人员以奶粉代替母乳,直到央视焦点访谈曝光以后才停止罪恶行径。即便是现在,这几个品牌的配方粉中仍然添加香兰素。不看产品质量好坏,单从生产者的初衷就可做出基本的判断。孟山都的转基因工程现在还闹得沸沸扬扬,不停歇。为什么会这样?与前期洋品牌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有直接的关系。业内人士都知道,三聚氰胺事件时洋品牌用的检测设备成本2000万美元一台。但只卖造价50万美元一台的设备给中国人检测,其用意昭然若揭。我不想恶意揣测西方人,但好东西留给自己用,不好的出口到亚非拉,这是西方人出口原则。我们国家强盛后,对乳粉行业的医务捷径采取整顿封闭措施,于是它们就开始把爪牙伸向了其他落后国家,比如菲律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最近文章
  • * 暂无运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