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双千亿目标:蒙牛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今天,蒙牛即将发布财报,其2019年的第一份成绩单即将交出,也将是一份极为关键的财报。想必很多人还记得,一个多月前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蒙牛乳业CEO卢敏放的言论所引发的巨大舆论危机。

事实上,自打2017年卢敏放为蒙牛提出2020年实现双千亿(销售额破千亿、市值破千亿)目标以来,蒙牛就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之中,当然,有好也有坏。从蒙牛的2018年财报来看,卢敏放显然是蒙牛的大功臣一枚,营收689.77亿,同比增14.7%,净利润30.43亿元,同比增长48.6%。在卢敏放2016年掌管蒙牛之时,蒙牛日子并不好过,受累于旗下雅士利,蒙牛在2016年迎来2008年以来的首次亏损;作为单一最大股东,蒙牛也受到了现代牧业由盈转亏的影响。

不过,这样的数据依然不够漂亮,以14.7%这样的增速,蒙牛2020年是无法实现双千亿的战略目标的,300亿的营收缺口,要求蒙牛至少要在2019年、2020年双双实现超过20%的增速。

在2018年财报说明会上,卢敏放反复强调,“这个目标(双千亿)是坚定不变的”。坚定不移的卢敏放,真能带领漩涡中的蒙牛实现这一宏图壮志吗?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

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不足,买买买之下的苦与乐

与伊利稳扎稳打全品类战略不同,蒙牛近几年进一步加强了投资并购频率,该出手时就出手,开启了买买买的激进战略。

卢敏放曾在业绩会上公开表示,“收购、并购是公司2020战略的重要一部分,目前公司现金流很充裕,无论是国内、国外,只要有好的机会,符合蒙牛战略及核心业务的,我们看好了就会去做。”

某种程度上说,虽然自牛根生时代起,蒙牛就善于资本运作,但近几年其加快投资并购频率,或与其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不足有很大关系。

2018年的财报,算是几年来蒙牛表现较为出色的了,尽管如此,其财报却显示蒙牛的几个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并不乐观。除液态奶业务历年来保持盈利以外,自2015年起,其另外三个分部都是连续亏损,直到2018年奶粉业务才实现扭亏。不过,蒙牛的液态奶业务盈利也同比出现了下降,其财报显示,2018年液态奶分部盈利同比下降了5.92%。加之蒙牛营销费用高企,前段时间其奥运会冠名耗资30亿美金更是震惊舆论。

面对这样的主营业务现状,透过投资并购来寻求更多增长和盈利空间,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同样,资本运作的好处是可以迅速地扩大和加强弱势板块,缺点却是伴随能否有效消化和整合的不确定性。

从现代牧业到圣牧高科,蒙牛每一次出手并购,都有一堆麻烦等着它来解决,雅士利更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当然,某种程度上说,蒙牛最喜欢收购的恰恰是那些资产有预亏风险的标的,为资本运作创造机会,并籍此来搭建蒙牛的全产业链体系。

不过,对于蒙牛而言,这样的战略阵痛也很明显,至少在财务账面上,给蒙牛带来了连年亏损的泥沼。据其2018年财报显示,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合计亏损高达27亿。

这样的不确定性,对蒙牛的双千亿战略目标掣肘同样明显。其实不难理解,要在两年这样短的时间内保持高速增长,势必要求各业务之间具有很好的战略协同效果,不难出现明显拖后腿的板块。

而优质资产君乐宝的“单飞”,更为蒙牛长期以来的买买买战略蒙上了一层阴影。7月1日,蒙牛发公告以总代价40.11亿元“低价”抛售其所持有的君乐宝51%的股份,引发市场震动。

要知道,对于蒙牛这样剑指双千亿的企业而言,君乐宝9年9倍的回报对蒙牛而言其实没那么重要。但君乐宝单飞给蒙牛带来的战略损伤,很可能是无法估量的。

君乐宝属于蒙牛的优质资产,自9年前投入蒙牛怀抱之后,君乐宝将营收从十亿拉升到了百亿大关。在蒙牛2018财年的700亿营收中,仅君乐宝一项就贡献了130亿元,君乐宝单飞,意味着至少拿掉了蒙牛两成的营收。

而且,君乐宝还是蒙牛奶粉业务和低温酸奶业务板块的重要支撑。2018年,君乐宝奶粉业务销售额突破50亿,同比增长超过100%。在低温酸奶市场君乐宝也极具优势,系列酸牛奶市占率高居全国第四位。

很难想象,没有君乐宝的蒙牛,得通过多少投资并购才能补上这个窟窿,在实现双千亿目标仅剩一年多的当下,这不啻于釜底抽薪了。

更伤的是,君乐宝在脱离蒙牛后,或将入手更多细分品类,大概率会与蒙牛产生品类交叉,直面竞争将不可避免,曾经的“至亲”或将变成“对手”,不免令人感慨。

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不够漂亮,投资并购带来显著的亏损和经营的不确定性并拖累主业,优质资产君乐宝单飞带来的战略损伤,这些因素,都将是极大阻碍蒙牛2020年实现千亿营收的现实因素。

稳增长背后:战略、经营都需保持较高稳定性

马老师曾说,宁要三流战略一流执行,不要一流战略三流执行。这话说得其实在理。

事实上,在笔者看来,一个如蒙牛这样体量巨大的公司,战略的执行效率其实是保持战略稳定性或有效性的重要因素。但至少从君乐宝事件来看,蒙牛的战略执行存在一定程度的混乱。

要知道,抛开特殊因素,蒙牛出售君乐宝,很大程度上应该有提高毛利和净利润的战略考虑,毕竟,君乐宝虽然营收能力很强,但毛利率其实是低于蒙牛平均毛利水平的,而且占用了蒙牛总投入的近三分之一,出售君乐宝,确实有利于提高毛利率进而提高蒙牛的净利率水平。

但是,这又与蒙牛二季度在零售端大力促销形成了冲突。大力促销,意味着以量换利,会大大降低其毛利和净利润,比如特仑苏甚至降低到了49元的低位,以营收换利润的战略意图很明显,不知道这种做法是否是为了交出一份更好看的中报。但在外界看来,确实有点拧巴,战略执行上可能略显着急了。

不过,对于蒙牛而言,更大的挑战还是在经营层面的稳定性上。2019年上半年,蒙牛已经在极短时间内经历了三次换帅,从马建平到于旭波再到陈朗接手,这对于蒙牛这样体量的公司而言,影响不可谓不大。管理层的动荡,一方面会极大影响战略规划和执行的稳定性和效率,更可能带来组织力的急剧波动,给经营和业绩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在这样的现状之下,蒙牛能否保持2018年14.7%的增长率都还要打一个未知数了,更何况,2018年14.7%的增长,已经是近几年蒙牛的最高增速了,要将增速提高到20%以上,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蒙牛的双千亿目标实现难度实在过于大了些。

当然,资本市场一切以数据说话,以上的分析也只是基于蒙牛过往业绩数据和经营现状做得一些简单分析,笔者也期待今天蒙牛会交出一份什么样的成绩单,是好是坏,总之都祝福吧。

毕竟,千亿市值的公司并不多,千亿营收的更是不多见,大佬们要么像雷布斯和董明珠一样互相拧着,要么像蒙牛一样和自己拧着,都还是值得我等吃瓜们,兴致勃勃地围观一场不是?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最近文章
  • * 暂无运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