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税改,硅谷中产们“受惠”还是“受伤“?

美国纳税人第一次收到了税改下的退税支票。

今年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税改后的第一年报税。新税法改革号称对企业和个人减税1.5万亿美元,主要减轻中产阶级的负担,刺激美国经济增速重返3%之上。

如今退税季结束,到了见证减税效果的时刻。

一些人陷入了震惊,为什么今年自己的退税变少许多,甚至在Twitter上刷起话题#GOPTaxScam(共和党减税骗局)抗议。加州和新泽西等州的中产阶级站出来质问,为何税改反而让他们欠下税务局一笔“巨款”?

与此同时,美国2019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达到了3.2%。美股此前一度站上了历史高峰,企业从减税和股市中获得了巨额财富,苹果宣布回购750亿美元的股票。

这场美国政府宣称“对中产减税”的税改,到底劫了谁,济了谁?

受到“精准打击”的硅谷中产

当旧金山湾区因清明雨而云雾翻涌,北湾墓园又一年一度停满了华人家庭的车。硅谷工程师James和家人从后备箱搬出一只铁桶,点燃美元纸钱投进去,祭拜长眠异乡的先人。

“人的一生有两件事不可避免——死亡,以及纳税。”美国开国“三杰”之一的富兰克林作古已久,留下的这句话仍将国民从生到死安排得明明白白。

每年清明节撞车报税季,总是中国传统与美国现实的碰撞。当华人二代还在费力猜测墓碑上的汉字,James的长辈、一名焦头烂额的税务会计必须赶回公司连轴加班。在美国Tax Day(报税截止日)前,每个纳税人都必须提交报税表如实交待自己的收入和纳税情况,否则“税务局会追你到世界尽头”。

美国人以不擅长数学、算不清帐而出名,但美国偏偏有着最复杂的报税体系,纳税人需要聘请会计或者付费使用专业软件报税。James的母亲曾教训他:“我自己会做税,为什么还要请会计?自己乱填,可能会损失好多钱。”

拖延症晚期患者甚至会申请延期,在10月之前完成报税。加州官员披露,由于担忧税改限制了州税和房产税抵扣的优惠,加州今年有大量纳税人拖延提交报税单。

但令人意外的是,4月加州收取的个人所得税比加州州长的预测多了30亿美元。

James在硅谷一家大型科技公司担任工程师,他发现同事们对税改表现得非常平静。Facebook、Google的工程师也都告诉硅星人,科技公司年轻人之间不太谈论税改的话题,因为不够酷,“交多少税是很隐私的话题,聊起来也很’Dry’(枯燥),可能年长的人会喜欢聊”。

然而硅谷正是被税改“精准打击”的地区。中产阶层发现,税改“精准打击”了高州税和高房价的州,比如加州、纽约、新泽西。

与工程师文化浓厚的淡定硅谷相比,东岸纽约的金融从业者早就发现了税改的问题。周洋在纽约一家国际债券评级公司工作,他告诉硅星人:“之前一直听同事说税改对个人房产税和贷款利息不利。”

在美国税改实施的第一年,周洋与在投行工作的妻子结婚,购买了一套一百万美元的公寓婚房。

“好像纳税没有什么变化。”周洋今年用报税软件报税时发现,“虽然收入的税率略微减少了,但是能够抵税的项目也变少了,这对于贷款购房、交高额房产税的人变不利了。”

新泽西州的一对夫妇则站出来对媒体控诉。这对夫妇一共需要缴纳2.7万美元的房产税和州税。按照旧税法,州税与房产税能够全额从联邦税中抵扣,收到1000美元的退税。

但税改给这项优惠封顶1万美元。于是税务会计告诉他们,今年会欠税务局5000美元,这还是最保守的估算。

加州的中产阶级也撞上了同样的政策。在富庶的加州,一半以上的税收来自年收入5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然而据加州税务局统计,因为新税法限制州税全额抵扣,约100万名纳税人将支付更多的联邦税。这之中有61.9万名纳税人的收入在10万美元至25万美元之间。

美国税改,硅谷中产们“受惠”还是“受伤“?-母婴前沿网

美国各州房产税率 图:Tax Foundation

在纽约和加州,家庭年收入10万美金可以说“在贫困线以下”。科技公司给软件工程师们开出了高薪,让湾区的生活成本一路飞涨,科技公司附近几乎没有100万美元以下的房子。高居住成本却需要其他各个行业的纳税人一起承担。

许多中产家庭为了儿女能够就读好的公立学校,每年交一笔高昂的房产税,搬入房价高昂的地区。房产税只用于该区域的基础设施、学校教育、警察安保。于是美国城市会出现一个街区满是一两百万美元的住宅,整洁宁静,相隔不远的另一个街区街路面坑洼不平,搭起来一片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帐篷。房屋墙面上画满涂鸦,据说是帮派势力范围的标记。

加州也是美国州税最高的州之一,其房价在2018年大涨后回落,诞生了许多眼睁睁看着房价疯涨哄抢房源,买下了高价房的新屋主。他们不小心站在了“喜马拉雅山”房价高点上。

美国财政部估算,在这些高税收州,近1100万纳税人将因为州税抵扣上限而损失3230亿美元。 因此对很多高税州的中产来说,这大约是一场成功的“劫中产济贫”

#GOPTaxScam

不善经营个人财务的美国居民,一年可能会爆发两次财务危机。一次是集中缴纳房产税时,比如100万美元的湾区房产,每年要缴纳约8000美元的税;二是报税结束后,发现自己欠下税务局一笔巨款。

税改将个人起征点提高到1.2万美元之后,生存依靠福利的低收入人群根本没有纳税的烦恼;财务自由的高收入人群则能够调动多种资源,并聘请专家帮助避税。

最被纳税困扰的,是苦心经营的工薪与中产阶层。他们每一分钱都需要花在刀刃上。不想多付一分钱税款,但又不能欠下政府的税,还要付滞纳利息甚至罚金。

今年的退税季更加令他们费解:降低收入税率,个人标准免税额度翻倍,为什么拿回的退税却更少了呢?

美国税改,硅谷中产们“受惠”还是“受伤“?-母婴前沿网

退税支票 图:CNBC

James已经收到了今年联邦的退税支票,他告诉硅星人,等到加州的退税支票寄来之后,他就能算清去年交了多少税。

并非所有人都像硅谷工程师一样冷静,美国纳税人在Twitter上发起一场抗议,主题为#GOPTaxScam(共和党减税骗局),有人愤而写下一首打油诗:

经济繁荣,

富人在钱海里游泳。

你没有拿回4000美元的退税,

但是富人们又赚了百万美元!

纳税人在领取了工资之后,联邦政府收一层税,州政府收一层税,再缴纳社会保障税。公司会为员工代扣这些税,报税后政府退回多预缴的税,或者要求补缴税。联邦与各州的抵扣法规、税率都有所不同。

在收到退税的时候,James总有一种天降“意外之财”的欣喜,常常忘记原本就是公司多预扣了税。纳税人每年能从政府拿回几千美元退税,用来旅行、整牙或者买电子产品。

但今年的退税季让很多人失望,甚至震惊。

纳税人原本期待拿着退税去血拼一场,结果发现自己收到的退税比税改前还要少,据美国税务局的数据,今年退税的金额降低了8%。

特朗普曾经鼓吹,在税改实行之后,纳税人即刻能从更为丰厚的工资单上感受到减税效果。但事实是,在新税法的计算下,每个人的税收情况都与以前略有不同,每个人的扣缴都必须重新计算。今年的很多情况是雇主为员工预扣的税变少了,因此每月工资单的净收入有所增加。

但问题是,预扣税少了,退税也少了。

庄子在《齐物论》中讲述过“朝三暮四”的把戏。狙公饲养猴子,原本早上给三个果子,晚上给四个果子,猴子们都很愤怒;狙公于是说,早上给四个果子,晚上给三个果子,猴子们就都欣然接受了。

美国税改仿佛重现了古老的东方智慧。

据美国税收政策中心研究,税改对于中等收入群体每人平均减税780美元。这并不能说是一笔巨款,但的确降低了税负。只是降低预扣税款而营造大规模减税的假象,最终也会因为退税的减少而使纳税人失望。

如同经历了一场猴戏的美国纳税人,没有感到税改的诚意。

“第一世界烦恼”

对高收入人群来说,报税日也是每年最心痛的一天。

James母亲的旧金山律师同事走在时代前端:高薪、不婚、不养孩子,但是养了三匹马。

但当他们收入的一大部分都要随着报税单上交国家,律师也丧失了法庭上的冷静,拖延到最后一刻才去寄出报税单,一面风度尽失地喊:“都给你们,你们都拿去吧。”

但这是很难赢得同情的“第一世界烦恼”。纳税低的人群认为这是“劫富济贫”,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但这些中产阶层远没有达到财富自由的阶段,看到巨额的税单,以及减税后缴纳更多的税,还是会十分心疼。

中产家庭成员的人生与事业轨迹,也会因税收而改变。

Gary与Ann二人都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美国家庭普遍有两个以上的子女,他们也为了两个女儿的教育,搬去了东湾三谷的好学区。

Ann原本在加州科技公司做人力资源工作,两人忙碌一年后,发现女方收入几乎全都交了税和请人照顾孩子。Ann最终辞去工作,成为全职主妇照顾两名孩子。

Ann的生活状态全然改变,发现生活陷入了无尽的家庭琐事。她接送孩子上学、参加课外活动开车跑的里程比上班时还要多。后院疯长的灌木丛砍了又长,她最终精打细算找到了1500美元砍树的“Good deal”。她在巨大的别墅里没有不被琐事打扰的空间,还要开车去星巴克处理自己的“工作”。

她怀念起追逐事业的年轻岁月,彼时跟着去读MBA的丈夫搬离湾区,“说一句Hey明天哪里见面,一个晚上打包好行李,就搬走了”。

Gary所在的公司为高收入人群服务,为不同客户提供量身定制避税投资方案。他所获得的高薪,很大部分来自为高净值客户降低资本投资纳税而创造的价值。

税改简化了纳税抵扣的方式,纳税人可以在两种减税方案中选择。一种是直接扣除1.2万美元,相当于起征点提高到1.2万美元,但不能叠加任何抵扣。

另一种则是累加纳税抵扣。善于玩金融游戏的高收入人群,往往倾向把能够免税的投资累计起来,如果超出了标准抵扣额度,就能拿回更多的税。比如买房、存入养老金、存入子女的大学学费、存入退休后的医疗保险、慈善捐赠等等,来免于被征收高额的税款。

另一对夫妇Jackie与Chris则有不同的选择。

Jackie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Jackie仍在从事高强度的工作,她告诉硅星人:“去工作,或是在家照顾孩子,最终获得的净收入其实差不多。但是如果你未来还想重返职场,辞职之后,事业晋升就只能从头再来了。”

Chris建立了一家小型咨询公司。他们为Jackie的工作搬到旧金山湾区。为了让三个孩子有一个自由玩耍的空间,他们看中了一个草木葱茏但是维护费用高昂的后院,买下了山上的住宅。

“Jackie说她自己修理后院,她才不会花这个钱雇人打理后院。”Chris带着一脸“我早就知道她不可能有时间”的微笑说,“没关系,我花这个钱。”

劫谁济谁?

围绕着美国税改一直有一个究极问题,减税的钱从哪里来呢?

政府宣称,减税会带来经济增长的红利,将能够弥补减税带来的财政损失。但从需要缴纳更多税的中产群体来看,税改还是“惩罚”了一些人,实际上是重新划分纳税群体缴纳的份额。

税改通过降低收入税率和提高标准抵扣额度,让大多数人获得少量税收减免。与此同时,一些人需要缴纳更多的税。住房抵押贷款利息扣除、各州和地方税收减免,曾经让很多工薪、中产纳税人获得税收优惠。但新的税法对此取消或者加以限制。根据加州税务局估计,收入低于25万美元的75.1万加利福尼亚家庭可能会一共多欠政府11亿美元税款。

税改对个人减税出台了短期的优惠政策,许多政策会在10年之后到期。当税收优惠过期后,如果没有新优惠出台,那么许多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将会面对更高的税收。

周洋听同事一语道破:“公司减税所以股票大涨嘛。”

税改对企业永久减税。企业所得税税率大幅降低,从35%降低到21%,红利主要流向企业的股东。税改之后美国股市大涨,今年多次站上历史新高,但80%的股票市场价值由最富有的10%人口拥有。

James和同事们认为,“国家需要资金去资助许多项目”。但是如果是去“资助”已经极其富有的富人,这或许不是一场公平的税改。

或许纳税人应当看向大经济环境,从薪水上涨、失业率的降低、更好的经济环境中去衡量收益,而不是计较一时的缴税退税得失。但这或许是政策制定者才能明白规则的经济游戏。

在工薪阶层与中产纳税人之间,这场美国税改更像是一场利益的重新分配,甚至是“劫工薪与中产,济最贫与最富”。庄子在《齐物论》中已经讲过一个“朝三暮四”的故事,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获取更多信息请关注官方微信↓↓↓

”获取更多信息请关注官方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母婴前沿网立场
本文由 母婴前沿网 授权 母婴前沿网 发表,并经母婴前沿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母婴前沿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muyingqianyan.com/6044.html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日报大放送】伊利蝉联亚洲乳企第一;13款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决定待领信息公布
【日报大放送】伊利蝉联亚洲乳企第一;1…
智联招聘回应16万份简历泄露:积极协助公安机关进行调查
智联招聘回应16万份简历泄露:积极协助…
【日报大放送】婴幼儿配方乳粉三聚氰胺连续10年零检出;天润乳业收购控股子公司剩余股权
【日报大放送】婴幼儿配方乳粉三聚氰胺…
【日报大放送】原料价格上涨 贝因美上半年至少预亏1亿元;2019年高端酸奶销量上升成黑马
【日报大放送】原料价格上涨 贝因美上半…
【日报大放送】《中国的奶业》白皮书发布 乳制品产量是1952年的4万多倍;广东省第二季度乳制品合格率为99.93%
【日报大放送】《中国的奶业》白皮书发…
【日报大放送】2019年1-5月河北省乳制品产量为149.2万吨 同比增长6.7%;达能起诉白俄罗斯酸奶制造商包装侵权
【日报大放送】2019年1-5月河北省乳制品…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