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坊朱必红:创新不在早晚,意识不到自己的威胁才是最大的威胁

朱必红有个外号叫“朱老大”,一是他在母婴行业的18年浸润,二是他的母婴坊在全国有4500家加盟门店,他经常为母婴加盟门店的生意奔波在路上,和加盟店老板“称兄道弟”。这是一个非常忙碌和闲不住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看不到门店就心慌。

【母婴坊创始人朱必红】

大连闯荡10年,赚到了第一个100万

朱必红从小是个“生意经”,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养鹅和养长毛兔子,半年就赚了第一桶金。1991年,朱必红工作了6年多年的县化肥厂宣布停产,他成了一名下岗工人。这也激起了他想离开县城去外面闯荡的想法。于是他一个人背起行囊来到了大连,因为人生地不熟,身上盘缠不多,朱必红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通过夏天背着保温箱卖雪糕冰棍,冬天烤地瓜、卖糖葫芦让自己在这个城市生存下去。辛苦了一年下来,朱必红存下了1万多元钱。

从卖雪糕冰棍到烤地瓜、卖糖葫芦,朱必红深知“游击战”不是长久之计。必须要做点实在的事情,哪怕是小买卖也成。有一天的茶余饭后,他在街头看到几个新疆人在卖烤羊肉串,生意还不错。朱必红恍然大悟,也开始卖起了烤羊肉串。他自己花23元钱买了3公斤羊肉,串了150串,在电影院门口开始叫卖,一销而空,这让朱必红更加坚定了信心:这是一笔好买卖。于是,他在卖羊肉串的服务细节上开始下功夫:穿着干净的衣服,烤具擦的锃亮发光,用干净的盘子装整齐排列的羊肉串,在跟顾客售卖过程中热情、亲切的态度,让他的烧烤生意越来越好,他的摊位数量也不断增加并迅速扩张,成为大连街头的知名烧烤店。

10年时间,他积攒了100万。

【大连创业时候的朱必红】

“身在他乡为异客”,在大连闯荡了10年,从卖冰棍到卖烧烤,种种酸甜苦辣更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同时也因为母亲生病突然离世,在外闯荡的朱必红决定要回家创业,照顾好自己的亲人。

创办点点母婴用品加盟门店初战告捷

回家乡能做什么呢?经过半年多的市场调研,朱必红发现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母婴新生儿市场更是具备潜在的庞大消费市场,而母婴产品的专营是个很好的生意契机。

【点点母婴专营店周年庆】

于是在2001年,朱必红在县医院门口和步行街上开了两家“点点母婴专营店”。那时候还没有母婴门店的概念,朱必红就从杭州进一些童装、内衣棉品、童车童床、玩具、礼盒等来售卖,前来购买的顾客很多,让他们的生意一度“门庭若市”。一年多的发展让门店的母婴产品品类涉及的越来越多,奶粉、奶瓶、洗护、纸尿裤和孕产妇用品也相继进入到了门店销售。为了让生意更好,朱必红很会动脑筋,那时候的童车童床利润很高,卖一张床能赚100元,但是店面只有50多平方,如何让消费者进来看到车床是一门学问,也就是引流非常关键。于是朱必红就从农工商超市买强生爽生粉等产品来引流。那时候的强生爽身粉进货价都达到了4块钱,但是朱必红拿到店里后只卖3.8元,因为两毛钱的差价,很多客户也随之而来,开始买了爽身粉后又关注了其他母婴产品,童装和车床产品一下子火爆起来,这让点点母婴专营店在当地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媒体对朱必红的专访报道】

随着生意的红火,当地的新华日报、扬子晚报和国内商界、现代营销等权威纸媒也开始关注到这家母婴专营店,并对朱必红进行了采访报道,一篇《朱必红:我要做中国米老鼠》的报道让朱必红的母婴专营店在全国“火”了,全国各地想开店的创业者都来朱必红的母婴专营店学习陈列和取经卖货,甚至有外地赶过来的人就蹲在母婴店门口看朱必红怎么卖货!一开始,朱必红热情的接待他们,并告诉对方怎么开店和设计店面。光一家店指导还可以,但是想要开店的人数越来越多,朱必红忙的焦头烂额。同时,有个灵感在他脑子闪现:肯德基、麦当劳全世界加盟开店,为什么我不能让门店老板成为点点母婴专营店的加盟商呢,这样新开店面的装修陈列和设计统一形象,大家又能一起进货拿到产品低价格,不是一举两得吗?

【2004年点点母婴专营店优秀员工合影】

于是在2001年7月21日,朱必红在江苏盐城市建湖县创立了“点点婴幼儿用品有限公司”,正式开启了他带领大家创业致富的加盟之路。其公司广泛涉足母婴产品开发等多个相关领域,并在母婴用品企业中,国内首家全面导入CIS,率先探索出集产品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全方位经营模式。并真正以“特许加盟连锁店”为发展核心,通过构筑多层次、多角度的营销体系, 这样的商业营销模式让点点的加盟门店越来越多,仅仅2年多的时间就在全国发展到了600多家门店。2003年7月21日,南京点点婴幼儿用品有限公司成立,朱必红把总部设在南京,这就是母婴坊的前身。

母婴坊连锁加盟的深度思考

母婴红利期在那个时候刚刚萌芽,很多加盟门店只要开店都赚到了钱。但是朱必红当时对商标和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并不敏感,在他决定要自己开办服装厂加强供应链体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点点部分类别商标已经被抢注。于是在2005年,朱必红和他的团队正式启用了“母婴坊”这个吃、住、穿、行、玩母婴连锁品牌商标,并在广东佛山租了厂房,聘请顶尖设计师和优秀管理人才,研发生产童装、内衣棉品。在当时的母婴环境里,供应链体系尤其重要,而朱必红的初衷就是让全国的母婴坊加盟门店的供应链体系紧密结合,让产品直供门店产生利润来足够支撑门店盈利。

【母婴坊组织的员工旅游合影】

除了创建母婴坊母婴门店连锁加盟,朱必红还注册了“母婴缘”、“母婴园”系列商标。在谋划自己母婴事业的“商业版图”上,朱必红从不吝啬,他决定用两条腿走路的方式发展母婴事业。当时在一二线城市的商场专柜品牌专卖非常红火,朱必红计划在商场开办“母婴缘”童装内衣棉品品牌专柜进行专卖,走“城市包围农村”的路线;同时“母婴坊”连锁加盟门店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径。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商场专柜的成本运营非常高,童装内衣棉品利润被严重削减,于是朱必红主动关闭在全国200多个商场母婴缘品牌专柜,全心全意做好母婴坊全国母婴连锁加盟。

【母婴坊分店玉溪店开业】

2006年,为了拓展全国市场加盟路径,朱必红在上海CBME展会上召开了第一次母婴坊全国加盟招商会议,这次会议吸引了行业内很多门店老板的关注,那时候的母婴坊旗下的服装、内衣棉品、童鞋童袜、哺喂用品、童车童床、婴儿洗护、塑胶玩具和孕产妇用品八大类产品已经非常丰富,同行门店老板看到母婴坊的供应链体系比较完整都非常感兴趣,亮相的第一天就加盟了200多家门店,并产生了上千万的订货量,这让朱必红感觉到母婴连锁加盟是门好生意。

于是朱必红决定强化供应链产品品类和保证产品质量,决定自建母婴坊生产工业园。庆幸的是母婴坊在2008年就被评为南京市著名商标和江苏省著名商标。为此,政府在招商引资中给了母婴坊很大的支持,批给了朱必红近50亩地创建母婴坊生产工业园,朱必红的自建生产工业园在忙碌中成型了。

【母婴坊热闹场面】

如何让加盟门店更加具备粘性,朱必红没少下功夫,必须要有一款爆品做门店支撑点,也就是“一支单品赚房租”的思维让母婴坊新增了自主PH护理纸尿裤品牌,为了保证产品质量,朱必红在广东佛山投资了一家纸尿裤工厂进行生产。针对母婴坊PH护理纸尿裤的品质朱必红是非常自豪的,其生产机器和原材料全部采用进口,并申请多项研发专利,产品一上市,就在4000多家母婴门店铺开,2017年母婴坊PH护理纸尿裤的销售额达到2个多亿。

【母婴坊旗下工厂】

母婴行业风云变幻,每个门店老板其实都有行业危机,母婴坊也不例外,对于供应链的重资产投入也让朱必红思考未来的商业模式该如何打磨丰润,轻装上阵。他表示:做了十多年童装内衣棉品利润正在慢慢削减,尤其库存压力更是让人困扰,整个童装内衣棉品市场进入门槛太低,产品质量更是参差不齐。这种重资产运作模式成为了母婴连锁加盟的弊端,他也在思考什么样的新商业模式才是顺应时代发展需求的。

很多连锁加盟的老板都以为只要把供应链打造的丰满和强劲就可以让加盟店发展的更好,但是除去产品零售的终端呈现之外,服务和管理的升级才是母婴门店需要思考的大问题。而这种问题的显现直接关系着企业的发展,在未来,中国市场上该存在多少家高效运行的母婴门店,而母婴坊能否在连锁加盟体系里独树一帜值得朱必红思考。

【2011年母婴坊全国招商代表合影】

为此,朱必红开始四处学习深造,学习股权管理和品类盈利突破点,调研分析不同的商业模式。他希望集结更多的母婴坊家人创新,给他们的门店带去精细化服务才能产生粘性内造血。在未来,他依然奔跑在路上,作为一个老母婴人,他从不在乎创新早晚,更在乎创新的最佳时间节点。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描述道:老人常用绳索拉大鱼,留下了刻得很深的伤疤。这些伤疤没有一块是新的。他们像无鱼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蚀的地方一般古老。但除了那双眼睛,他们像海水一般蓝,是愉快而不肯服输的。而笔者在朱必红身上,也看到了他永不屈服的行业赤诚之心。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最近文章
  • * 暂无运营文章